书评》评佐野洋子《我是圣诞树》、《老伯伯的雨伞》

文章   2020-06-16  阅读 324 次
书评》评佐野洋子《我是圣诞树》、《老伯伯的雨伞》

《老伯伯的雨伞》内页

图片提供:步步出版

勇敢追寻,失败了也没关係

阅读佐野洋子的《我是圣诞树》,看到枞树拔腿而跑的那一幕,对着无稽荒谬的画面,我竟然噗哧笑出声来。天啊,这真是个读来五味杂陈的故事!阖上书本,脑海中浮现出另一棵圣诞树,安徒生童话中的〈枞树〉。

安徒生在故事中描写森林中的一株小枞树,不理睬温暖的太阳和新鲜的空气,不懂得享受风儿的吹拂和露珠的亲吻,成天只想抽高长成大树,巴望从高处见识广大的世界。它听说大树会被人砍去作成船梶,能到大海航行,于是作起航海的梦。后来听麻雀说,有些树会被人类当圣诞树,到温暖富丽堂皇的房间,装饰上许多美丽的蜡烛、金苹果和玩具,小枞树开始梦想成为一棵圣诞树。




《我是圣诞树》内页

圣诞节前夕,小枞树的梦想实现了,但那也是残酷命运的开始。圣诞节一过,它就被拖到黑暗的储藏室里,最后被劈成柴薪,燃烧时每个爆裂声都是它深深的歎息。就在它化成灰烬前,枞树隐隐回想起在森林里鸟啭的夏天和星星照耀着的冬夜……

1845年写〈枞树〉时,安徒生40岁,写作风格由浪漫主义的幻想诗情,转向冷静哀伤的现实主义描绘。大家熟知的〈卖火柴的女孩〉就是同个时期的作品。〈枞树〉中,我们读到了小枞树的少不更事与悔不当初,但也感受到它无法挣脱人类的恣意对待,有如人无法对抗社会大环境与命运的操弄。

佐野洋子一定读过安徒生的〈枞树〉,所以《我是圣诞树》中的小枞树跟安徒生童话中的枞树如出一辙,任性、无知,一心只想在漂亮的城里当一棵圣诞树。既不听老树的劝告好好把根扎深,也不愿小鸟在它树枝上筑巢、拒绝藤蔓在它枝干上攀沿。




《我是圣诞树》内页

它成为圣诞树的心愿是如此热忱急切,当人类没把它带走时,它竟然自己拔腿追逐火车,追到了城里。因为没人理会,只好哭哭啼啼走回森林。这时,森林里的动物、植物以及天上的星星,将它装扮成森林中的圣诞树,完成了小枞树的心愿。




《我是圣诞树》内页

1938年出生的佐野洋子在2006年出版《我是圣诞树》时,当年已经68岁。原本擅长创作另类童话、散文作品辛辣的佐野洋子,应已看尽世间冷暖,也历经过波澜壮阔的人生。此时,她以温柔宽厚的《我是圣诞树》回应了安徒生四十岁的中年哀叹。人生啊,人生。有些年轻时的梦想是如此不知天高地厚,如此傻气莽撞,但是,若你真有热忱,就像那棵枞树,拔腿追去,去做了再说吧!即便最初的梦想无法实现,但峰迴路转,我们又怎知道,尽情去爱、勇敢去追寻之后,不会遇见另一种意想不到,却心所嚮往的风景呢?

「总之,人生要甘愿呀,不要留遗憾。」我在《我是圣诞树》中,彷彿看见佐野洋子眨了眨眼睛说。




《我是圣诞树》内页

哒一声,撑开大黑伞的瞬间

在现代绘本发展的历史上,已经累绩了不少孩子爱听爱看、大人乐意跟孩子分享的作品。情节充满想像力、趣味十足的绘本;绘图生动、令人赏心悦目的绘本;让孩子紧抱不放,央求再讲一遍又一遍的绘本……然而,能让大人热泪盈眶,甚至能疗伤治痛,又同时能引起孩子惊喜笑声的绘本却不多见。佐野洋子正是有如此魔力的绘本创作者。

佐野洋子《老伯伯的雨伞》故事是这样的:有两撇鬍子、戴着黑绅士帽的老伯伯,有一把随身携带的大黑伞,因为太珍爱这把伞,他从来不曾打开来使用过。下小雨时,他快步行走,怕伞淋湿;若雨稍大,他会躲进路旁的雨棚,怕伞淋湿;如果雨久下不停,他就躲到路人的伞下,怕伞淋湿;下大雨时,他乾脆不出门,因为怕自己的大黑伞会淋湿。故事说到这里,小读者们一定会抗议:「雨伞不就是要遮雨的吗?」是啊,这个老伯伯真是太奇怪了!




《老伯伯的雨伞》内页

直到有一天,老伯伯在公园的椅凳上休息,天空飘起小雨来。一位小男孩来到他身旁,希望跟老伯伯一起撑伞。老伯伯当然不肯,装作没听到。这时,男孩的朋友、一个撑着雨伞的小女孩来了,她让小男孩躲到她的伞下,两人开开心心跟着雨滴打在伞上的节拍歌唱。




《老伯伯的雨伞》内页

他们听雨的愉悦身影,还有天真的歌声,触动了老伯伯。终于,他把伞打开了。雨滴打在老伯伯的伞上,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。有生以来,第一次,老伯伯享受了在雨中撑伞行走的乐趣。他跟孩子一样听着雨声,故意旋转着伞,让雨滴旋飞出去。进了家门后,老伯伯下了个结论说:「变成溼答答的,也很不错呢,毕竟这样才像一把伞啊!」




《老伯伯的雨伞》内页

听了这样的故事,小读者们可能会想起自己雨天撑伞玩水的经验,也会点头讚许老伯伯的改变。哇,原来老人也可以向小孩学习呢。「雨伞就是下雨时拿来撑的呀。」「下雨天撑伞玩水,也可以很开心。」

不过,大读者可能就会沉思一下啰。到底那把伞是什幺隐喻呢?老伯伯只是小气又有怪癖吗?他执着与害怕的是什幺?是因为要求完美,害怕受伤害吗?自己或是身边的大人中,是不是也有像老伯伯这样的人?

从封面上手腕勾着一把黑伞的老伯伯,到封底撑开黑伞的老伯伯,佐野洋子在画面构图上十分讲究,翻页连戏流畅,分页与跨页交错,配合文字故事,用图像叙事表现强弱节奏。特别是第一次撑开伞的那个大跨页,让人彷彿听见啪哒,砰然一响,伞开了,老伯伯的心也开了!




《老伯伯的雨伞》内页

再次重读这个故事,不由得停下来思索,自己的内心是否也藏着那幺一把捨不得打开的「大黑伞」?对了,我还特别喜欢勾勒轮廓的蓝色线条,蓝得真美,你觉得呢?